• <s id="pqwpn"><nav id="pqwpn"><track id="pqwpn"></track></nav></s>
  • <del id="pqwpn"></del>
  • <wbr id="pqwpn"></wbr>
    <wbr id="pqwpn"><del id="pqwpn"></del></wbr>

      笔趣阁小说网 > 开局召唤西厂厂花 > 第一百八十八章地动阵(为书友20161229130040295加更)

      第一百八十八章地动阵(为书友20161229130040295加更)

        云北省,天寒府。

        徐安同一众大周的武将坐在军营主帐之中。

        “国师,百炼宗真的覆灭了?”唐道生问道。

        对于百炼宗的覆灭,他们同样有些难以接受。

        徐安长叹一口气,道:“此事做不得假,百炼宗确实覆灭了。”

        “那我们还要不要继续?”唐道生神色有些不安。

        上次他在陈泽手中一败涂地,心里都留下阴影了。

        这次趁着陈泽不在,他还想一洗雪耻,把丢掉的云北省拿回来。

        可是百炼宗覆灭了,陈泽怕是很快就会来到云北省,他心里有些忐忑。

        徐安摇摇头,道:“现在还能停下来吗?”

        如今大周汇聚了五十万大军,更是调集了无数辎重粮草,若是就这样偃旗息鼓,那实在太儿戏了。

        更何况,就算他们想偃旗息鼓,大璃也不可能不反击。

        战事已起,不分出胜负谁也别想停下。

        “那我们要不要改变一下策略,或者我们可以先进攻南华省。”唐道生道。

        这几天他们对天寒府城发动了十多次进攻,结果全部都无功而返。

        就连宗师都出动了,却被两只庞大的机关兽给挡住了。

        两位武道宗师只是宗师初期,实力处于宗师的底层,面对力量巨大,破坏力惊人的机关兽,他们也只能游斗。

        天寒府城久攻不下,这个时候转变策略是对的。

        南华省那边防御力量非常薄弱,想要攻破并不难。

        但是徐安却否定了唐道生的提议。

        “进攻南华省只会分散我们的兵力,接下来大璃肯定会派遣大军前来支援,这个时候分散兵力不可取。”

        “明天老夫亲自出手,尽快拿下天寒府。只要拿下天寒府,我们进可攻,退可守。”

        徐安的想法不错,若是让他们拿下天寒府,就会形成上次在天寒府战斗的局面。

        吸取上次的教训,这次他们只需要小心一点,就算是陈泽来了也无济于事。

        然而他算错了一点,那就是陈泽来的速度比他们想的还要快。

        离开军营中,陈泽直接把步兵丢下了,只带着四万桂宁骑,一路强行军,三天的时间赶了八百里路。

        当然同行的还有西门吹雪等人。

        ……

        上午,烈阳高照。

        天寒府城外。

        战鼓擂动,旌旗飘荡。

        沉闷的号角声,响彻天地。

        徐安下了狠心,今天要把天寒府城攻下了。

        不但出动了精锐的大军,而且还有八千道徒相随。

        战斗还没开始,道徒军就先一步出手了。

        徐安带领八千道徒军,站在弩箭的射程之外,摆下地动阵。

        轰隆隆~~

        忽然。

        大地震动起来,如同地龙翻身一般,周围数里全部陷入了震动之中。

        天昏地暗,地动山摇。

        城墙上,孙交脸色大变。

        “不好,是地动阵!”

        “快,快,道徒军稳住城墙。”

        他急切的呼喊着。

        可惜他麾下的道徒军太少了,只有不到五百人。

        下一刻。

        轰的一声震响。

        天寒府高大的城墙应声而塌,漫天飞尘弥漫,一片末日般的场景。

        孙交眼眶瞪裂。

        “可恶,大周居然敢动用地动阵!”

        他怒骂一声。

        地动阵可不同于呼风阵。

        大地坚固厚重,根本就不是凡人能够撼动的。

        大周的道徒军很少使用地动阵,不是他们不想用,是他们也难以驾御这样的力量。

        如果不是徐安亲自出手,别说八千道徒,就算是五万道徒,也很难施展地动阵。

        而且就算是徐安出手,动用地动阵也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不过地动阵的威力真的很强大,片刻之间就让天寒府的城墙崩塌了,而且还给守军造成了巨大的伤亡。

        “高兄弟,你先带着你的骑兵营和机关营撤退,退至临江府待援。”孙交沉声说道。

        “大将军,末将可不是怕死之人。”高顺道。

        孙交双目瞪大,脸色有些狰狞的看着他,道:“这不是怕死的问题,天寒府已经保不住了,现在只能撤退,保全兵力,寻城再守,否则整个云北省都会丢掉。”

        “要撤退也是你先撤退,你是大将军,末将可以为你断后。”高顺坚定的说道。

        丢下主将,自己逃走,这绝对不是他高顺能做出来的事情。

        “你!”孙交即感觉气恼,又感觉欣慰,一时间真不知道该如何说高顺。

        而就在这时,大周的战鼓再次响起。

        数万大军排兵布阵,伴随着鼓声、号角声,朝着天寒府城推进。

        “该死,向西方突围。”

        孙交立即做出了决断。

        继续防守天寒府绝对是不可取的。

        只有突围出去,他们才有一线生机,才能等到援兵翻盘。

        “孙交,你走不了的。”

        一道声音从天空响起。

        不是别人,正是徐安。

        只见他身上道袍无风自动,整个人悬浮在半空之中,低头俯视着孙交和高顺。

        孙交看着他,眸中瞳孔猛地一缩,心中不由得绝望起来。

        不过他的绝望并没有持续多久。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雄厚有力的吟诵声响起,王守明宽袍负手,潇洒而来,白发苍苍,胡须飘扬。

        “呵呵,徐兄,好久不见。”

        “夫子!”孙交惊喜万分。

        徐安神色一变,凝视着王守明。

        “夫子,你怎么会在这里?”

        王守明面带温和的笑容,说道:“老夫骑了三天马,这把老骨头都快颠散了,不过总算是赶上了。”

        徐安双眸微眯,转头看向周围。

        此时战场上已经陷入了惨烈的战斗之中。

        一眼望去,皆是惨烈的拼杀。

        “只有你一人?”

        徐安低沉的说道。

        如果只是王守明一人,可救不了这天寒府。

        “当然不是。”王守明淡笑道:“老夫只是徐兄的对手而已,至于其他人,你瞧。”

        他捋着胡子看向对面的大周营地。

        “阿弥陀佛!”

        一道洪亮的声音响起,紧接着是连绵的念经声。

        “南无喝啰怛那、哆啰夜耶~~~”

        伴随着念经声,还有闪烁的金光。

        “这次我们供奉殿的四位全来了,徐兄,你又输了。”王守明说道。

        徐安苍老的脸庞上爬上了几分落寞。

        他又输了!

        “夫子,就算有你们,也无法抵挡五十万大军。”他沉声说道。

        他还没有输,他手中还有五十万大军。

        就算四名宗师也无法抵挡五十万大军的进攻。

        王守明捋着胡子,无奈的说道:“哎,徐兄,这次你会输的更彻底。”

        他摇了摇头,对孙交说道:“向西突围,陈都督会接应你们。”

        徐安说的没错,就算他们四位宗师,不,西门吹雪是大宗师,也无法抵挡五十万大军的进攻。

        当然若是他们想走,五十万大军也拦不住。

        徐安也拦不住。

        “谢夫子,夫子保重。”孙交没有废话,直接带着高顺等人,开始收拢士卒向西突围。

        徐安没有理他们,只是盯着王守明。

        尔后。

        王守明对徐安说道:“徐兄,我们已经三十多年没有交手了吧。”

        “三十四年。”徐安道。

        “上次是老夫胜了。”王守明淡笑道。

        “这次可不一定。”徐安道。

        天地之间,忽然响起了王守明吟诵的声音,豪放的声音,如雷贯耳。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他伫立在残破的城墙上,单薄的身躯,飘荡的儒衫,飞扬的华发。

        天地间,浓郁的浩然之气仿佛形成了一片兵戈长矛,又似乎有万千将士冲锋陷阵。

        气势汹涛,如兵阵之威压在徐安身上。

        “风无正形,附之於天,变而为蛇,其意渐玄……”

        徐安身形微动,身上宽松的道袍如旌旗猎猎舞动。

        下一刻。

        骤风呼啸,席卷天地。

        风气无形,化身于蛇,缠绕盘旋,撕扯天地。

        刹那间,风扬阵势与浩然兵威碰撞在一起。

        如钟鼓轰鸣,震耳欲聋。

        两人上空,仿佛有恐怖的巨兽在拼杀,激起一阵阵波动。

        声势之大,令人心惊。

        天寒府内,西门吹雪和叶南新远远望着两人的战斗场面。

        “师傅,儒家的浩然之势和道门的天地阵势似乎都非常强大。”叶南新有些惊讶的说道。

        与剑道不同,浩然之势和天地阵势更注重运用天地之势,施展起来声势远比剑道华丽浩大。

        不过。

        “一剑可破。”西门吹雪说道。

        叶南新点点头,他只是感觉王守明和徐安的战斗声势浩大,又没说比剑道如何。

        在西门吹雪眼中只有剑道,其他的都是虚妄。

        一剑破万千,如果破不了,那就再来一剑。

        “走吧,这场战斗用不着我们出手了。”

        西门吹雪看了一眼远方的大周军营。

        在那万军丛中,慈心浑身闪着金光,手中提一个人,正缓步而来。

        所过之处,万军辟易。

        就连大周的两位宗师都无法靠近。

        这个老和尚虽然看起来稀松平常,但实力真心不容小觑。

        至于另一边,孙交和高顺同一众将士在破土三郎和机关王蛇的护送下已经撤出城池了。

        “师尊不出手拿下徐安吗?”叶南新疑惑的问道。

        现在只要西门吹雪出手,可轻而易举的拿下徐安。

        西门吹雪摇摇头,道:“没有必要,他交给夫子对付即可。”

        拿下徐安容易,但这是王守明的事情。

        如今在大璃王守明还无法得到郑铭的信重。

        他需要一份功劳。

        而徐安就是他最好的功劳。

        若是别人,西门吹雪不会操这份心,但王守明以往对他颇为照顾,所以他才把徐安留给王守明。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590xs.com